让你家人过上更好的生活,我很累-南宁到越南旅游_南宁旅行社越南旅游团报价_广西越南旅游网
首页 |  关于我们  |  酒店预订 |  旅游线路 |  商务会议 |  旅游租车 |  旅游景点 |  旅游特产 |  旅游新闻 |  旅游游记 |  旅游问答
电话:0779-3208810 、3208820    全国免费热线:400-688-0779
当前位置:首页 >> 自助游记 >> 让你家人过上更好的生活,我很累
信息查询
信息标题:
信息类型:
推荐酒店
北海香格里拉大饭店 ¥600
北海嘉莱度假酒店 ¥--
北海海滩大酒店 ¥380
北海真龙国际大酒店 ¥280
北海银晖国际大酒店 ¥220
推荐线路
南宁到德天瀑布一日游 ¥198
必须要护照:南宁到越南下龙湾 ¥680
南宁到德天瀑布、通灵大峡谷两 ¥380
必须要护照:南宁到越南下龙湾 ¥680
南宁到巴马长寿村两日游 ¥380
旅游游记
我徒步征服了华山,非常高兴
作为在外流浪的游子,我很爱自己的家
在北海,我经常和爸妈去海边挖螺
过完17年春节后,我还要继续去浪
妈妈再次为我的男朋友而担心
从小到大,我承诺过很多事,能做到者
让你家人过上更好的生活,我很累
我那慈祥可爱的爸爸妈妈
旅游指南
在北海买房子被骗了怎么办
北海侨港海滩垃圾遍地,严重影响旅游
南宁大明山最近有雪或者雾凇吗?
重庆到北海的航班停航
在南宁如何办理居住证,在哪办理?
南宁到越南旅游需要签证吗
南宁机场到北海多长时间,有多远?
南宁龙门水都玻璃桥门票80元/人,
让你家人过上更好的生活,我很累
浏览:2450 次 发布:2016-12-04 11:34:59

“这些年,我也在努力工作,为了这个家,我吃的苦头,心里的憋屈,你们有看到过吗?我想了很久,为什么咱们这个家会变成这样?最主要的问题就是不团结。所以,从此以后,我们一家人的心要凝聚在一起,任何人要是挑拨离间,我立马把他踢出去,不管你是谁!”爸爸终于抽完了烟,将烟灰慢慢弹到烟缸里,沉重地垂下眼睑,但依旧没说什么。

 

“我就这么一个妹妹,我不会像别人那样,要多少彩礼什么的,只要她过得好,老公疼她,我这个做哥哥的也就没什么牵挂的了。”

 

“你说得对。”妈妈看着儿子,眼神里微微泛着几点泪光。

 

“我不想像我爸那样,兄妹之间比陌生人还陌生。延平要是以后受欺负,我一定找他老公算账!”

 

听到这里,延平有些心动了,之前的那些隔阂仿佛一阵烟,被风这么一吹,立马散得无影无踪了。像所有女人一样,感性的她,突然放下所有的防备,开始发扬起女性最美的优点:同情,善解人意。她开始自我安慰:其实他内心也很苦闷,所有的重担都在他一人身上,换做是我,或许早就崩溃了。问题的根源不都是钱惹的祸吗?哎,真是万恶!鸟为食亡,人为钱灭!

 

“老公,很晚了,咱回屋吧。”站在一旁的妻子说,刚才还在吵闹的孩子,这会儿正在她的怀里打盹。

 

“我还没说完呢!”丈夫执拗地回了一句。

 

“明天还要上班呢,快去睡吧。”妈妈在后边轻轻推着儿子,“我们都听得懂。快睡觉吧!”拉拉扯扯地,终于将这个醉汉拖回自己的屋里。一直淡定不言语的父亲,此刻张嘴了:“那就早点睡吧。”看到妻子进来后,又问了句:“我昨天说什么了?”

 

妈妈瞪了他一眼,没给个好脸色:“以后说话注意点。你这人,平时废话多,可惜没一个说到地方上的。”

 

爸爸没再反驳。这一晚的会议,爸爸自始至终也没说一句话。

 

“睡吧,我累了。”延平边铺被子,边说。

 

爸爸妈妈出去了。延平躺在床上,一动也不想动,真的很累!

关于我们 | 联系方式 | 支付方式 | 预订须知| 公司执照| 走进青旅 | 法律声明| 返回首页 | 网站管理 | 网站地图
免责声明:本站部分图片或文章来源于互联网,如有侵权或无意中对您的权益构成了侵犯,我们深表歉意,请来电告知,我们立即删除!

全国免费热线:400-688-0779
联系电话:0779-3208810 、3208820    联系传真:0779-3064881    QQ:1450735442 1391369838 
联系地址:南宁市苏州路8号摩根国际大厦    邮箱:beihaily@163.com    
版权所有:南宁到越南旅游_南宁旅行社越南旅游团报价_广西越南旅游网  
技术支持:北海大唐网络   桂ICP备12000978号-22  

“这些年,我也在努力工作,为了这个家,我吃的苦头,心里的憋屈,你们有看到过吗?我想了很久,为什么咱们这个家会变成这样?最主要的问题就是不团结。所以,从此以后,我们一家人的心要凝聚在一起,任何人要是挑拨离间,我立马把他踢出去,不管你是谁!”爸爸终于抽完了烟,将烟灰慢慢弹到烟缸里,沉重地垂下眼睑,但依旧没说什么。


 


“我就这么一个妹妹,我不会像别人那样,要多少彩礼什么的,只要她过得好,老公疼她,我这个做哥哥的也就没什么牵挂的了。”


 


“你说得对。”妈妈看着儿子,眼神里微微泛着几点泪光。


 


“我不想像我爸那样,兄妹之间比陌生人还陌生。延平要是以后受欺负,我一定找他老公算账!”


 


听到这里,延平有些心动了,之前的那些隔阂仿佛一阵烟,被风这么一吹,立马散得无影无踪了。像所有女人一样,感性的她,突然放下所有的防备,开始发扬起女性最美的优点:同情,善解人意。她开始自我安慰:其实他内心也很苦闷,所有的重担都在他一人身上,换做是我,或许早就崩溃了。问题的根源不都是钱惹的祸吗?哎,真是万恶!鸟为食亡,人为钱灭!


 


“老公,很晚了,咱回屋吧。”站在一旁的妻子说,刚才还在吵闹的孩子,这会儿正在她的怀里打盹。


 


“我还没说完呢!”丈夫执拗地回了一句。


 


“明天还要上班呢,快去睡吧。”妈妈在后边轻轻推着儿子,“我们都听得懂。快睡觉吧!”拉拉扯扯地,终于将这个醉汉拖回自己的屋里。一直淡定不言语的父亲,此刻张嘴了:“那就早点睡吧。”看到妻子进来后,又问了句:“我昨天说什么了?”


 


妈妈瞪了他一眼,没给个好脸色:“以后说话注意点。你这人,平时废话多,可惜没一个说到地方上的。”


 


爸爸没再反驳。这一晚的会议,爸爸自始至终也没说一句话。


 


“睡吧,我累了。”延平边铺被子,边说。


 


爸爸妈妈出去了。延平躺在床上,一动也不想动,真的很累!